三十而立

时间太快,我还没看懂昨天,今天就接踵而至,明天马上就要到来。

还记得小时候,上武校,每天在「草堆」上练习武术,前后空翻,嘻嘻玩耍,时不时被老师罚站,委屈的站在讲台前,头上还顶着个大砖头块。一到夏天,浑头浑脑,浑身犯困,上课不敢睡,忍不了点点头,被老师用竹竿打手。到初中,晚上自习课逃掉去打台球,偶尔也玩玩乒乓球,顺手拿下全村少年组的第一名也是常有的。那个时候,一到下课,跑回家帮妈妈干会儿活,再匆匆跑回学校;那个时候,家里面没有空调,没有电视,看电视剧要到邻居家,等家里有了电视,姐弟三个人为抢遥控器打了无数次的架(仗着作为大哥强壮的身体,好多次电视都被自己霸占)。初中,高中,学校都渣的天下无双——学生拉帮结伙,很多人酷似古惑仔,打老师,欺负小个子,作为被欺负的对象我都是绕着他们走路。直到高中,我都特别讨厌那些无所事事的「流氓」,天天不好好看书,在那里大喊大叫,影响我学习。学习注意力不集中的次数多了,甚至去图书馆查资料,看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「精神分裂」的病。设置觉得这个病很高大上,得一得也是值得去奔走相告的。

谁能想到,大学,毕业,工作,这一连串的像是个流水线,转眼间这流水就到了「三十而立」的年纪。站在一堆小鲜肉中间,不得不承认,自己要被拍在沙滩上了。心理上还没准备好,但不得不承认「老了」,「什么都没有,就老了」,我还没看懂童年,少年,还没理解中学、大学。你却给我一个三十的年纪,让我如何适从?大学同学 moongill 曾对我说,你不要总笑,认真点。好吧?三十的年纪,我想我是时候时刻提醒自己「不要笑,认真点,你三十了」这件事儿了。

这一刻,2017年7月20日23点54份,我听着许巍的「蓝莲花」,心里有种叫做恐慌、彷徨的错觉。「蓝莲花啊~」

«« stf 一瞥 接口管理 »»